澳门棋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解读 » 正文

他在球场三十公里之内选拔球员,并领着这群草根在欧冠干翻了皇马

乔克斯坦没有赶上好时代,他的理想未来得及实现就去了天堂。弗格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恩师因为心脏病死在教练席上,于是他宿命般沿着斯坦的方向前行。也许斯坦早就意识到身边的年轻人会预料到身旁的年轻人可以取得比自己更多的冠军,但是恐怕他永远想不到“老爵爷”在理想主义到现实主义的路上走的如此艰辛。乔克斯坦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在球场三十公里之内选拔球员,并且领着这群草根在欧冠干翻了皇马。而弗格森的身上则打着深深的斯坦式烙印——天生的演说家、煽动者、心理学大师,对进攻有着天生的冲动。于是当“老爵爷”在阿伯丁复制斯坦在欧战中的奇迹之时,似乎又一个斯坦式的教练呼之欲出。也许是想超越斯坦,他开始了一条自己的道路——入主曼联,征服英格兰足球顶级联赛(当时还不叫英超)、以及欧冠。




其实抛开07年之后的领悟,弗格森的教练生涯可以概括为狡黠的理想主义大师与现实的冲突史。他渴望自己的球队符合英式足球的审美习惯——挥舞着拳头与对手对殴,直到一方倒下。尽管胜利之余经常是满身伤痕,但是他的曼联浑身散发着魔鬼的魅力。天生的狡黠使他很容易令对手丧失理智,对方教练经常成为他心理战的牺牲品。但是本质上他的比赛始终保持着古罗马角斗场的风格:直接、一往无前绝无退路,偶尔夹杂着小伎俩。当“老爵爷”的曼联征服英格兰联赛之后,外面的世界早已不属于角斗士时代了。




保守的教练们还在寻求着最小代价赢得胜利的方式。也许在与同样理想主义的克鲁伊夫尚可畅快的战斗,但是在面对意大利式的现实分子时,红魔鬼只能如斗败的公牛般咆哮。大概每个理想主义者的蜕变之路上总要有几个成功的现实主义者,当弗格森96 年第一次面对里皮时充分的意识到了现实的残酷——两个让人绝望的1:0。随后是希斯菲尔德的多特蒙德——看上去曼联控制着比赛的局面,但坎通纳无法在最舒服的右肋部拿球组织,德国人的核心区域并未受到太多的威胁。又是两个1:0,这次失败比上一次失利更苦涩。后来成为老爵爷”挚友的两个人向弗格森传达一种赢球方式:优势下最小代价的获取胜利,均势下最大限度的遏制对手,为了风险最小化不惜放弃进攻。




“老爵爷”根深蒂固的理想主义似乎不愿意做出彻底的妥协——他学着里皮在英超控制节奏、在前场扩大拦截,学着希斯菲尔德尽可能压缩核心区域。但是那支曼联流淌着和他一样的血液:直接,粗暴。只要稍微放松,本能般的攻击欲望就会暴露无遗。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还有时间,认为可以靠着自己的理想主义征服这个足球世界。


上一篇:李雪芮6-21惨败!李俊慧/刘雨辰一局被判6个发球违例?
下一篇:麻辣烫在韩国火了?!果然没有人能抵挡住中国美食的诱惑!